青州 古丝绸之路的源头

 
 

编者按:近年来,丝绸之路源头之说,众说纷纭。陆上丝绸之路起点有西安或洛阳“单中心说”,还有西安、洛阳、成都、广州、青州等“多中心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外、中国好多城市都参加到热火朝天的探察中,为申报世界遗产尽心尽力。青州也从2002年起通过大量的考证研究,取得了令人惊喜的结果。
  关于丝绸之路的源头,历史专家们认为它不是像某条河流那样有一个明确的地标,不是在某个地点上瞬间发生的,而是经由一段时间内的人类活动才形成这一概念。
  千百年来,古丝绸之路,犹如一条彩带,将古代亚洲、欧洲和非洲的古文明连接在了一起。正是这条丝绸之路,将中国的造纸、印刷、火药、指南针等四大发明,养蚕丝织技术以及绚丽多彩的丝绸产品、茶叶、瓷器等传送到了世界各地。同时,中外商人通过丝绸之路,将中亚的汗血马、葡萄,印度的佛教、音乐,西亚的乐器、天文学,美洲的棉花、烟草等输入中国,东西方文明在交流融合中不断更新、发展。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探寻古丝绸之路的源头,已远远超出了探寻的本身。
  本文从考古文物和文献资料的角度论证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希望引起广大读者的关注。

《潍坊日报》集体采访组/ 洪波 王庆和 庄明军 策划/杨连滨 图/ 杨华胜 王庆和

  近年来,丝绸之路源头之说,众说纷纭。陆上丝绸之路起点有西安或洛阳 “单中心说”,还有西安、洛阳、成都、广州、青州等“多中心说”。
“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更是不断升温,与此有关的港口、城市,如广州、宁波、泉州、广西合浦、徐闻一直都在争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地位。“草原丝绸之路”的源头,也有很多学者专家在探讨。
  丝绸之路作为一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一直吸着中国、海外乃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度重视,并做了大量相关的研究和探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于1989年、1990年和1992年连续三次派出考察组,专门研究“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和“草原丝绸之路”。
  2002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西安召开“2002年丝绸之路研讨会”,总结十年来丝绸之路课题研究的成果。时任青州博物馆馆长的王华庆,在会上宣读了王华庆与庄明军共同起草的文章《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这一观点引起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学者、专家的强烈反响。这一观点为丝绸之路的研究提出了新的课题。
本次大会的发起者、资助者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日本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平山郁夫就是出于对丝绸之路研究的热爱和支持发起的这次会议。
  2004年7月于苏州召开的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政府通过世界遗产中心与日本和中亚各国进行蹉商,跨国申报“丝绸之路”为世界遗产。考虑到“丝绸之路”覆盖的地域比较广,在中国境内,凡能证明与“丝绸之路”有着重要关系的历史文化遗迹,都可以纳入到这一项目之中。
  2004年10月第三届国际丝绸之路大会在西安召开, 主题是“复兴‘丝绸之路’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2007年4月15日,“丝绸之路东方起点碑”在洛阳唐寺门工艺城隆重揭碑。
  2007年5月,青州市委书记王立胜在多种场合表示,丝绸之路对中国乃至世界文明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做为有悠久历史的青州古都,我们要加大寻查“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的证据和宣传,有责任为丝绸之路申报世界遗产添一份力量,为丝绸之路的建设和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为创建和谐文明的青州旅游名城发光发热。
  记者一行到青州市博物馆采访,得到了博物馆馆长辛建立、副馆长王瑞霞的大力支持。博物馆馆员、文物管理所所长庄明军夜以继日地帮助查考各种典籍和资料、图片,并带我们去博物馆内参观、拍摄了相关的出土文物。
  庄明军先生,曾代表青州博物馆应平山郁夫邀请,去日本访问研究一年时间。期间,平山郁夫与庄明军曾多次讨论青州与丝绸之路的话题。这次采访庄明军再次提出了“古青州是丝绸之路的源头”这一观点。下面,先让我们从陆上和海上两个丝绸之路与青州的关系来考察一下。

一、陆上丝绸之路与青州的关系

近几十年来,青州出土了大量与丝绸之路有关的文物,对研究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很有参考价值,也很有说服力。下面举几个比较有影响的出土实物结合资料记载来说明一下。
  1.宜子孙玉壁。 1983年,在青州市谭坊镇一处东汉时期的古墓中,发掘出一件稀世珍宝“宜子孙”玉壁。这批玉器经专家认定:“大部分均系软玉,其中大部分属青玉,白玉较少……这几种玉料大体上都是新疆玉……” (《殷墟玉器》) “距今3200年前,新疆与四周地区,尤其是与黄河流域的联系,已经是一种肯定的历史事实”。
  进入西周、春秋战国时期,新疆与黄河流域的经济文化交通联系,就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管子》一书中,关于当年青州地区对新疆玉石广泛而强烈要求有详细的记载。据王炳华所著的《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所载:1976—1978年,在配合南疆铁路工程中,发掘天山峡谷鱼儿沟、阿拉沟古代墓地时,阿拉沟第28号墓出土了一件凤鸟纹刺绣。“在长、宽约20厘米的素色绢底上,用绿色丝线锁绣出凤鸟图像”。“这件文物,不论是丝绢本身,还是其上的凤鸟纹图案,一目了然,是出于中原地区的产品”。无独有偶,在《玉海,急就篇》又有这样的记载:“齐国给献素锦帛,飞龙凤凰相追逐”。这一相互印证,为青州地区与西域的早期商贸往来提供了证据。
  2.鎏金方口鞋履。北魏时,胡太后命使者宋云与沙门惠生辈赴西域巡礼佛迹,献供品,各著有游记。所以在新疆民丰古墓中发掘清理出北魏时期方口锦履鞋并非偶然。
  1976年在青州博物馆南邻发掘清理出土了一批南北朝时期的佛教造像,其中一件脚上穿着一双鎏金方口履鞋。它与新疆民丰出土的织锦履鞋,形制上极为相似,这一现象显示出青州与西域、与丝绸之路的关联。
  3.北齐卢舍那佛。1976年在青州博物馆南邻发掘清理出土的一批南北朝时期的佛教石刻佛像中,有一件北齐卢舍那佛像(残,只保留肢体主干)十分珍贵,也可以佐证古时青州与西域的联系。这件佛像身披的袈裟中绘有卢舍那法界人中像。在卢舍那佛像右肩界格之空缘内,绘有三个胡人像。

                      

                           (鎏金卢舍那彩绘法界人中像)

左侧胡人侧面而立,头发束于脑后,高鼻突起,两眼凝视;中间胡人满面髯须,眉扬鼻钩,身穿大袍,腰间束带,足蹬宝靴;右侧胡人面向内,头戴尖顶皮帽,身穿交敛窄袖长袍,足也穿靴,状作沉思。这又是胡人在青州的又一例证。青州当时为北齐重镇,常会有中亚西域的胡人来往(《青州龙兴寺造像艺术》)
  4.北齐线刻石像。在1971年青州城3南公里处,傅家大队在兴修水利工程时发现一座石室墓,出土了九件石刻画像石,现存于青州博物馆内,有力地证明了当时青州地区的丝绸贸易。

         商变图                    象戏图                     轿乘图

           出行图1                 主仆交谈图                   出行图2书室

           车御图                    饮食图
  九件线刻画像石,所刻划的内容为墓主人生前经营丝绸贸易的场面,其中有商旅驼运图、商贸洽谈图、出行图、象戏图等等,具体生动地刻划了当时墓主人经营丝绸的生活片断,反映了丝织贸易的具体场面。
  如“商旅驼运图”,天上高飞着双雁,其下一匹带鞍前行的骏马,再下是一匹背负着层层迭迭丝绸的骆驼,骆驼的峰鞍上还系着长途跋涉时用的水壶,骆驼张嘴昂首,听从于前行的胡人之后,胡人为自然卷曲的短发,高高的鼻子,脚穿长靴,腰系香囊;“商贸洽谈图”画面中有三个人物,其一为“主人”端坐束腰圆凳(为北齐时物)之上,“头戴上翘折巾式冠”。左手举杯状物,右腿盘于左膝之上,悠然地与客人对谈。而与“主人”相对站立着的“客人”,是一深目勾鼻,头发卷曲的商人,此“客人”无论从形体上,还是服饰上无疑是从西域地区远道而来的胡人客商。
  这九方画像石,就有五方刻划着胡人的形象,这足可以说明青州地区在北齐时,与西域有着广泛的商贸往来,其中丝绸贸易占着主导地位。
  这九方北齐画像石年代被定于“武平四年” (公元573年),画面的人物服饰都与北齐时代的特征相吻合,而牛车和“象戏图”又似乎代表着两种不同地域的民族文化,牛车反映的是中原地区当时风俗服饰,而“象戏图”所反映的应是南亚地区的风俗景象。

二、海上丝绸之路与青州的关系

1.首都博物馆研究员叶渡,在《阿马拉瓦蒂与青州之间的联想》中说:
  “看到笈多佛像和阿马拉瓦蒂佛像时,会使我们自然联想到今年在我国青州发现的北齐石雕佛立像……这些对右袒式着装丘式肉髻这两种形式的采用,会不会与阿马拉瓦蒂——僧伽罗样式有关呢?……
  古代中、印之间的交通路线除去北方丝绸之路外,还有南方陆路和海上交通,海上交通由越南或我国广东等地经柬埔寨到印度,海路的商贸活动是很兴旺的。
晋代的法显去印度时走的就是北路,公元411年,从狮子国(斯里兰卡)随商船由海路回国,原计划赴广州,结果遇风漂流到了青州广固郡,受兖、青二州刺史刘道嶙的请求,在当地逗留一年,然后返回南方。海路的往来最有可能带来南印度和东南亚的佛像样式。”
  法显大师勇于探索丝绸之路,殊途同归,在青州为丝绸之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有力地证明了青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端点。
  2.北大考古教授林梅村先生的《丝绸之路考古十五讲》:
  “1978年,山东临淄西汉齐王墓一号随葬坑内发现一件列瓣纹银豆……这件近东艺术品产生早于古波斯艺术。
  关于这个银盒的年代,香港中文大学的饶宗颐注意到银盒上刻有“三十三年”的铭文,而汉代皇帝没有一个在位超过这个数的,所以认为这个纪年应该是秦始皇三十三年(214年)。

                      

                                 银盒图

无独有偶,山东青州西辛村最近又发现两个近东艺术风格的列瓣银豆盒,出自战国时代齐王墓。这个发现把近东艺术传入山东半岛的年代,从秦代提前到战国时期(前475-前221年)。就目前所知道的,这种列瓣纹金银器最早见于近东埃兰文明,工艺传统后来为波斯人、帕提亚儿女所传承。伊朗今年发现一件埃兰银器,艺术造型与山东青州战国齐王墓出土银盒以及西汉齐王墓出土秦始皇三十三年银盒如出一辙。据说出自伊朗,器高17。8厘米,口沿刻有埃兰文,年代大约在前9世纪——前6世纪。那么山东半岛出土的公元前3世纪的埃兰银盒,显然从海路传入中国。
  除了埃兰银盒外,山东半岛战国墓还不断出土西方玻璃珠,如:山东曲阜鲁国故城战国中晚期58号墓出土的西方玻璃珠,山东临淄郎家庄战国1号出土的西方玻璃珠,这些西方的玻璃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皆为蜻蜓眼玻璃珠,年代在公元前6——前三世纪。山东半岛战国墓出土蜻蜓眼珠玻璃珠,属于地中海东岸产品,无疑也是来自海路。
  至秦,入海求仙愈甚,秦始皇听信方士‘亡秦者胡’之图谶,北击匈奴,南开五岭,“发诸尝捕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谴戍”。南海郡治番禺在今天的广州,象郡在越南北方,于是入海求仙运动由此发展到南方。就在这个时期,广东战国时期的古墓出土地中海东岸的蜻蜓眼玻璃珠,例如,广东肇庆北岭松山战国晚期墓出土的西方玻璃珠;广州先烈路战国晚期墓出土西方玻璃珠。
  地中海东岸生产的玻璃珠还从海路传入长江中流地区。湖北博物馆陈列了一批战国时代的 西方玻璃珠,这种玻璃珠是埃及希腊化时代产品。罗马时代 (1-2世纪)埃及仍在大量生产。这种类型的玻璃珠在丝绸之路沿线古城或墓葬罕有发现。 所以湖北发现的埃及玻璃珠可能是亚历山大城,经海路辗转贩运到长江中游。
根据以上讨论,我们似乎可以复原一条从埃及到亚历山大港,经印度、东南亚到山东半岛的古代海上交通路线。”

                      

                        (公元前4-前3世纪东西方的海上交通图)
  由此,我们设想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那么我们就按照蚕桑、蚕的源头及丝绸的主要生产基地续探究下去,会得出令人激动的结果。

三、青州地望说

在此首先将青州的范畴略加界定,可进一步探寻丝绸之路的源头。严格地说青州有两个概念:广义的青州和狭义的青州。
广义的青州在《禹贡?九州岛》有记载:“海岱惟青州,……浮于汶 ,通于济。”即夏商时期的青州范围:西到泰山,东到大海,西北以黄河为界。几乎囊括了整个山东半岛。
  狭义的青州,是指以弥河为中心,向西到淄河流域,向东到潍河流域,或接近胶莱河以西地区。无论朝代如何更替,古青州的疆域或大或小,都以此为中心。
周朝时期,《周礼?职方氏》曰:“正东曰青州,其山曰沂。”“其川淮泗,其浸沂沐。”一度将古青州的范围扩大到泰沂山脉,淮河和沐河、泗水流域。
  另外,也把山东的范畴略加说明。“山东素称齐鲁之邦。”狭义的“山东”,最早见诸文字,是出自汉武帝丞相公孙弘之口:“臣居山东为小吏时,宁成为济南都尉”(《史记?酷吏列传》)还有《史记?儒林列传》“秦时焚书,伏生壁藏之……诸山东大师无不涉《尚书》。”
广义的“山东”是太行山或峭山、函谷关以东六国,《史记?货殖列传》有记载。
  现在所谓的“山东”是作为行政区划的地理概念,是金朝建立政权后才明确地标识出来,一直沿用到今天。所以下文引用的许多书籍中所谓的“山东”即“古青州。”
  至于本文中的“齐国”,都于临淄,自姜太公封营丘到秦始灭齐,才历时600余年的时间。而鲁国则更短,自确立国都于曲阜,到被楚国吞并,存世时间400余年。鲁齐相继灭国后,其属地又归“山东”,是古青州的范畴。
  古老的青州,有着灿烂的文明和辉煌的历史,种植桑树的历史也很悠久,因为青州的土壤、气候适合种植桑树。

四、青州沃土宜桑麻

青州市北部拥有万亩良田,一直是国家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许多国家农科院、省农科院在这里对小麦、玉米的品种进行实验和推广,并取得了成功。可以想象,这样优质的土壤条件,对桑树和蚕业的发展会起到多么重大的作用。这些独特的因素提供了西安、洛阳等地无可比拟的条件。当今青州尚且如此,何况古代青州。
台湾学者邹景衡指出:“世界上桑树的分布大致限制在北半球,其中以白桑最为普遍,此桑为山东(古青州)原产,有桑才有蚕,有桑蚕而后才有檿丝,有檿丝便能引起人民的野饲桑蚕,进而驯化了它,跟着产生了蚕业。”
  这一结论将桑树的原产地定为了青州。正如《尚书?禹贡》中所说,青州的檿丝早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成为贡品了。
  《花木考》也有这样的记载:“茧生山桑,不浴不饲,居民取之制绸,久而不敞”。 檿桑就是野山桑,其上滋生着一种野生蚕,其茧抽出的丝,坚韧异常,常常用来作弓弦。究其产地,据史料记载:“檿丝惟出东莱(属青州范畴,今位于青州城东100余公里),以织缯坚韧异常,莱人谓之山茧”。
  这一地区多山陵丘地,很早以来是我国柞蚕的起源地。因柞树是一种原生的野桑,系桑属科。又因青州地区的土壤略含碱性,适合这种柞桑树的生长。正如《尚书?禹贡》所说:青州的土为白坟土,属“田上下”之土,与冀州的土壤相同,都带有白色,又与兖州的土壤相似,都带有盐碱土。
  直至清代,山东青州地区仍有人家放养野蚕,任其自生自灭,入秋只撷取蚕茧。以放养的方式对家蚕来说也是可以的,如在汉代的画像砖墓中多发现有人手舞足蹈地轰赶桑树上的鸟群,这就是放养式家蚕的写照。因为鸟食蚕虫,需细心看护,轰鸟护蚕。总之,放养柞蚕的方法及育种,应该是由山东青州陆续传往各地的。
  近年来,在国外人们称一种名贵的中国丝绸为“山东绸”。因这种丝绸,色泽泛珠宝光,冬暖夏凉,四季皆宜,为中外客户所喜爱,特别是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这种被称作“山东绸”的丝织品,就是用山东地区特有的柞树上生长的野桑茧缫织的丝作成的。这里说的山东实际就是古青州,那么山东绸也可称作“青州绸”的代名词。
  至此,古青州是蚕桑业的重要源头这一观点已成为定论。
  追溯历史,经过几千年的不懈努力,在青州原产桑养蚕地区,对桑树不断嫁接改良、对蚕种不断择优劣汰,至汉代已将株体高大的桑树,栽培成低矮的地桑(又叫鲁桑),以便于采桑者不用辅助工具就可以直接采集桑叶。这种改良才使得齐鲁地区的丝织业至今蓬勃发展、长盛不衰。这与政府的扶持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当时齐国在政策上给予最优惠的扶持,管仲曾建议齐桓公大力提倡农桑,百姓当中有熟悉蚕桑技术,能防治蚕病,政府应采纳他们的意见,并给予黄金一斤或粮食八百的物质奖励。
  齐国统治者对桑蚕丝织业也给予优惠政策。春天给予桑农贷款,以补桑农生产资金的不足,在鼓励桑农的同时,大力提倡种植桑树,要求百姓在住宅四周,只准种植桑树,促进养蚕业,如果种植其它树木,则以妨害养蚕为由加以禁止。可见,普及桑树的种植到了一定的程度。
  晋国的公子重耳,失国逃亡到齐国。齐桓公善待之,还把宗室的一个女子姜氏许配给他。重耳有些乐不思归,跟随他的大臣一再劝其立志复国,他们在桑园中商量计策的时候,被齐桓公的蚕妾听到了,当时她正在茂密的桑树上摘采桑叶。桑妾把听到的消息告诉了姜氏,姜氏为了成全丈夫的大业,将桑妾杀害了。
  从故事中不难看出,宫中也有养蚕的桑妾蚕奴,宫殿附近也有大面积的桑园,另一点就是,那时候的桑树植株比现在的桑树高大,否则怎么能够藏匿蚕奴桑妾呢?

五、野蚕的故乡是青州

蚕的历史可谓由来已久。
  蚕,是天、虫的复合字,应是会意字。即上天恩赐给人世间唯一能吐丝作茧的虫子,是神虫。有关蚕的几则传说,故事发生的地点都在山东。
  最早体现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荀况的《蚕赋》里,说蚕是“身女子而马首者”。到了晋代干宝所编的《搜神记》中,则记载为一个更优美的故事:太古时候,黄河岸边,一个出门在外的父亲,家里有一个小女儿和一匹牡马。小姑娘思父心切,就对马半开玩笑说:“你若能将我的父亲接回来,我就嫁给你。”奇迹出现了,马挣断绳索,从千里之外将父亲迎接回来。父亲听言此事,观察到马的情绪反常,便将马射死,将马皮剥下放在院子里晾晒。当小女儿从边上经过时,马皮忽然从地上跳起来,裹着小姑娘飞走了。后来人们在一棵桑树上发现了全身包裹着马皮的女儿,她已经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蚕。身体修长白晰,头似马,吐丝做茧,后来被尊奉为蚕神。这是一个凄婉的故事。因为世世代代,对蚕宝宝的敬仰和感恩,便赋予它神的魅力,几乎成为爱情的图腾。
  还有一则传说是这样记载的:相传黄帝战胜了东部的蚩尤,嫘祖就嫁给了他。嫘祖是最早开始调养蚕的女人。法国著名丝绸史专家布尔努瓦先生,也同意这种观点,说:“她的功勋就在于发现和如何处理毛虫及其丝,然后得到一种美妙的布。在中国的技术探索和其它发明中,丝绸大大超过了东方所有的纺织品。据古代东方地理书籍的推敲稽考,这一发明诞生在中国北方,更加具体地说也就是山东(青州)。当时黄帝确实曾把其帝国的疆域向东一直扩展到山东海岸”(《丝绸之路》)。
《史记?五帝本纪》中:“黄帝斩蚩尤,蚕神献丝,称织维之功。”《通鉴纲目?外纪》:“西陵氏之女嫘祖为(黄)帝元妃始教民育蚕,治蚕丝以供衣服,而天下无皴瘃之患,后世祀为先蚕。”(瘃,冻疮的意思。)
  1966年春天,在青州市苏埠屯商墓中,出土精美青铜器的同时,还出土了几件晶莹剔透的玉蚕。这些玉蚕形态逼真,达到了惟妙惟肖的程度,它们的形体更象被缫过丝的蚕蛹。这些如玉似冰的蚕宝宝,使人联想青州弥河与丝绸之路的茫茫沙海,把青州大地原始的桑蚕史诗与皇亲国戚的华贵衣饰相印证,仿佛听到大漠里驼铃声声。
  无独有偶,时至1985年5月,在山东济阳刘台西周墓中也出土了一批玉蚕。这批大小不一的玉蚕儿分布在墓主的周围,共计22件。这又一次证明了山东地区(古青州)是蚕的故乡。

                      

                                西周玉蚕

因为山东地区河流分布较多,尤其胶东一带,为海洋型湿润气候。有利于蚕儿的生长,更为重要的是这里四季分明。据对青州地区木本植物孢粉的考古调查,两汉之前森林植被以阔叶为主,树种则以栗属、榆属、桑属、枫香属、胡桃属为主。其中桑属种类较多,便于蚕儿的饲养和生长。
齐涛先生在《丝绸之路探源》中说:“黄河流域是中国蚕桑的最早发祥地,这一点是毋庸质疑的……而是为野蚕、家蚕的生长、繁衍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古代山东  (古青州)是蚕桑业的重要起源这一点已成定论,法国学者布尔努瓦、日本学者吉成武美、布木顺朗以及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学者都持这一观点。”
  台湾学者邹景衡也认为蚕业的发源地是山东省(古青州)。还有多元论的代表蒋猷龙先生也把这一源头放在首位。
  山东地区除了气候温润多雨,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丘陵较多,其沟洼向阳之处,既是野桑的密集区,也是野生蚕茧越冬的好地方。又因两汉之前,冬季气候偏暖,也有利于蚕茧的越冬蜕化成蛾育种产子。
  有人提出长江三角地区是远古时代桑蚕的发源地,但据目前考古资料来看,有关这一地区养蚕的实物却是空白,在现有的古籍书中,也找不到这一地区养蚕的有关记载。但在古青州地区,却有许多相关记载:如《禹贡?九州岛》中有:“厥贡盐絺”“岱畎丝枲,其篚檿丝”等等。
  野生的蚕不仅需要一定的温度,还需要一定的湿度,但阴雨连绵的梅雨天气,它们是拒绝进食的。尤其是幼蚕时期,它们无法蚕食老桑叶,只挑肥矮的桑叶进食。这就给桑树的产地带来了限制。完全符合这些条件的,首先要数青州了。
  由此可以说,青州是野蚕的故乡。

六、齐鲁丝绸甲天下

青州既是桑的原产地,又是野蚕的故乡,为后来桑蚕丝织的发展提供了优越的先决条件,这一地区在植桑、养蚕、缫丝、织丝方面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但由于北方的土壤等诸多方面 的原因,在战国前的夏商周古墓葬中保存下来的蚕、丝及丝织品实物极少。
  所幸的是,仍发现在山东许多地区出土的商周青铜器上,黏附着许多绢帛等丝织品的纹饰痕迹。“到商周时代,山东蚕桑业空前发达,遥居全国之首”。(齐涛《丝绸之路探源》)。青州苏埠屯出土的青铜器上的确也黏附着许多丝织品的经纬纹理。
  战国时期纵横家苏秦说:“临淄之中七万户……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萧、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搏、踢鞠者;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如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
  今天的青州城与临淄城隔河相望,相距不过十几公里之遥。策马间道,不肖一顿饭的功夫就到。这样的富庶之国都,并非短时间就可以发展起来的。他发展的历史,富足的原因与古青州地区的民俗经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与姜太公封齐之初“劝其女工,极技巧”有着极大的关系。由于齐国政府对丝织业的高度重视,桑树种植的面积扩大及家庭桑园的出现,使齐国成为最早的丝织业中心。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淄河以东、以南,即弥河、潍河流域,大部分为丘岭地区,土壤肥沃者少,贫瘠者多,因种植谷物产量极低,而被大面积开垦为桑园、桑田。
  二是民间丝织的大规模集约化养殖、生产、加工,带动了产品的花样品种扩大和更新,主要有罗、帛、纱、缦、绢、绮、缟、锦等。这些在《汉代?食货志》有详细的记载。
  三是在青州地区,从事丝织业的人也掌握了高超的染练技术。从染练工艺来看,已专职设“慌人”负责练丝帛;设“染人”负责对纺织品染色;设“画绩”负责装饰绢帛的花纹加工。其生动的情景在《考工记》中有详细记载。《考工记》是我国最早的记述手工生产技术规范的著作,此书诞生于春秋末年的齐地。
  四是“衣必文绣”,“文绣”是指刺绣异彩花纹的丝织品或衣服。《国语?齐语》载:“昔吾先君襄公……唯女是从,六妃九嫔,阵妾数百,食必梁肉,衣必文绣。”
  现在青州乡间俚语常用“黼黻”一词,因在在齐景公时就“衣黼黻,素绣之裳,一衣而五彩具焉。”(《晏子春秋?谏下》)只是当时齐国时的“黼黻”是指的华丽高贵的五彩衣服,而今天青州地区人们是指布头布角颜色质地杂乱的布料的总称。
  因为丝织品的丰益,就连战马和台榭也都披上了丝绸做的盛装。对此史书中有记载,考古中也有出土的实物。《战国策?齐策四》:“君之马百乘,无不披绣衣而食者粟。”“景公赏赐及后宫,文绣披台榭。”“君之玩物,衣之文绣。”(《晏子春秋?外篇》)
  2006年6月,在青州谭坊镇香山之阴,当地政府挖取古墓葬附近的封土筑路时,挖掘出大型陪葬坑一处,出土陶马俑、牛俑、器物两千余件,均饰彩绘。其中陶马的身上就披着色彩十分艳丽、花纹极为考究的类似丝织品质地的绘画图案。据初步考证,这处墓葬为西汉早期淄川国的王墓,他的封地就在今天青州的北部。

                      

                                陶马俑
  五是大量使用帛书,帛书是丝织业发达,经济繁荣的载体。《晏子春秋》载:“昔吾先君桓公……其县十七,着之于帛,申之以策,通之诸侯。”将自己的势力范围用帛书记载下来,通知各诸侯国。这比用竹简方便、奢侈许多。
  近几年来,战国墓葬中也发现许多齐鲁时期的丝织物,如《临淄郎家庄一号东周殉人墓》中,就保留着不少丝织品、编织物的残片。
  另外在2005年,青州西辛战国墓的发掘中出土的青铜器上、漆器上都有丝织物的痕迹。因该墓葬早年被盗掘严重,主墓室棺廓尽空,只在外廓底部发现一遗漏的边箱。出土的青铜器、金、银器、玉器都十分精美,被评为2005年全国重大考古发现。
  其中金、银器带有明显的外域工艺特点,也可以说是青州丝绸之路源头的开篇,因其银盒带有明显的西域西亚波斯人生活用具的风格,而被中外考古学者看重。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将会有更有力的证据,证明青州大地上的丝绸文明。
  《汉书?元帝纪》载:除三服外,还要为皇室提供绮绣、冰纨、方空彀、吹絮纶。所以形成了“齐都世刺绣,恒女无不能”的手工业局面。《汉书?元帝纪》云:“地理志曰,齐冠带天下,服官主作文绣以给衮龙之服。”
  在这样的大历史背景下,丝织品的需要带动了青州地区桑蚕业的发展壮大,已形成了“膏壤千里宜桑麻,人民多文采布帛”的环境,其产品也成为“冠带衣履甲天下”的畅销品。《考工记》云:“齐鲁千里桑”并不夸张。
  时至唐代,大诗人李白仍有诗称赞:“百里鸡犬静,千里机杼鸣。”杜甫则对曰:“齐纨鲁缟车班班,男耕女织不相识。”据史料考证,公元744年唐天宝三年,李白杜甫结伴北渡黄河,为拜谒时任青州北海太守的大书法家李邕,踏上了青州这方乐土。并留下了许多诗作:《东海有勇妇》、《上李邕》。杜甫的《赠李白》也是这时期创作的。
  青州有肥沃的土地、上等的桑、优质的蚕种、品质上乘的丝绸,不但使丝绸文化代代相传,还引来了世界各国的使节、商贾向青州这个丝绸王国云集而来。

七、万国来朝丝绸王国青州

西晋政权灭亡后,司马睿建都健康,丧失了对黄河流域的统治政权。这时北方各族逐鹿中原,相继建立了十五个政权。其掠夺的主要财富还是丝绸,因为对于少数民族和游牧民族来说,牛羊马并不缺,缺少的是丝绸织品。又因为当时丝绸在与西域贸易中获利丰厚。所以众多民族看重的还是中原腹地青州产的丝绸。
  公元301年,运到亚历山大或君士坦丁堡的丝绸,几乎与黄金等价。国王下诏把每磅生丝的价格定为274个金法郎。到查士丁尼(527-565)时代,相当中国的南北朝时期,等量的丝绸和黄金,丝绸的价格要比黄金高出十余倍。所以众人争相逐利,包括平民和国王。在北朝时代,波斯使节与商人一直源源不断地来朝贡与买卖。
  北魏时期,455年,青州属于北魏,波斯萨桑王朝首次遣使来华,带走了大量丝绸。公元518年,又派使节朝贡,又获得大批丝绸的赏赐。
  北齐时期,公元567年,青州属于北齐,萨桑王朝仍有使者来朝。
  这时期,西方各国都争相与中原沟通来做丝绸的贸易。其中有龟兹、疏勒、乌孙、悦般、温盘陀、都善、焉耆、车师等九国都派使节来通好。后来扩大到十六国。
  北魏也派遣韩羊皮出使波斯等国,并与中亚达的口厌哒,西亚的萨桑、小亚细亚的东罗马、中亚的贵霜、印度的笈多王朝都有密切的来往。
  青州龙兴寺出土的北魏、北齐时的佛像,其雕刻风格许多带有浓郁的笈多风格王朝的艺术风格。有许多专家说,这些北齐的线刻画像刻画的是粟特人形象,不无可能。因为粟特在北朝时期处于一个中央政府管辖,其中心在悉万斤。他们是丝绸之路重要的掮客,仅在北魏初年就七次派使者来中原。
  大约在511年左右,粟特王朝分裂为九个国,即中国史书上所谓的昭武九姓。分裂后的诸国,对丝绸的贸易更加依赖更加频繁。据《周书?吐谷浑传》,吐谷浑的一个使团由北齐返回时,就有随行商胡240人,驼、骡600头,杂彩丝绢以万计。
  这种发展趋势,早在南北朝时就初见端倪。当时南北对峙,都为争夺青州这块盛产丝绸的区域大动干戈。前秦、后赵、前燕、后燕、南燕都、北魏、东魏、北齐都曾一度占据青州这块丝绸之路的源头。尤其是南燕,在青州的广固城建立了国都。这个存世几十年的小国,其疆域东至大海,西到黄河,并进入了河谷走廊,为青州丝绸之路开辟了通道。
  一直发展到唐代中期,渐渐形成万国来朝之势。对此,隋代的隋炀帝做出了积极的努力。
  隋炀帝统一中原后,加大了对西域经济贸易的控制权,把在青州地区搜罗到长期积压的缯、彩、绫、绵远销给西方。
  为了加强西域的联系,于公元609年将自己的宗室华荣公主嫁给高昌国王曲伯雅。又派云骑尉李昱出访波斯。使臣韦节出访罽宾(今克什米尔)时,罽宾王向炀帝转赠玛瑙杯……

八、“青州是长安丝绸的基本来源”

隋朝在向西积极经营陆上丝绸之路的同时,也积极向东开拓海上丝绸之路。使古青州成为“丝绸之路”陆、海两个重要通道的枢纽。
  隋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承上启下的朝代,它结束了全国分裂割据的局面,并派人远征西域,东征高丽和流求,将丝绸之路向西跨过咸海,伸延到里海沿岸,又以山东青州为基地,两次东征高丽,试图将丝绸之路通过山东半岛的青州地区作为丝绸基地,作为跨海的跳板向东拓展,开拓出一条通向朝鲜日本至东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
  为了加强经济运输的命脉,开凿了大运河。位于青州丝绸基地西部的大运河,在运输和周转上起了前所未有的便利。
  白居易 在《重赋》 中说:“绢帛如山积,丝绪似云囤。”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每年要收入绢帛740余万匹,这些以绢代税的丝绸来源仍是青州。请看公元742年统计的资料:青州地纳绢户数为1017534户,纳绢人口数为6743162人,占全国纳绢人数的三分之一还多些,这是一组很了不起的数字。
  “汉代山东丝织业几乎是一枝独秀,是长安丝绢的基本来源,在外销丝绢中也自然独占鳌头。 唐代山东丝绢在外销丝绢中依然占据着重要地位……就各地丝绸向长安集中的情况看,山东更是全国第一。” (《丝绸之路探源 》)
  《太平广记》卷引《广异记》云:开元初,“天下唯北海(青州)绢最佳 。”所以对外赏赐互市、对外流通采购交易,对内皇室用度、军队供给,大都是青州地区产的上等丝绢。
  唐代初年,采用汉代的和亲政策,一次就上给突厥使节30000匹,每次出使赠给 都是用青州地区上好的丝绸。在唐代于回纥的绢马互市中,一年要支付数十万匹绢,有时一年高达百万。为了更有效地掌握青州丝绸的用度和交易,颁布了,《关十令》:“锦、绫、罗、 绸、绵、丝、布、牦牛尾、金、银、铁、并不得度西北边诸关及至沿边诸州兴易。”几乎垄断了青州丝绸对长安的供应。
  鉴于政府的律令,唐长安城成为丝绸之路最大的集散地,而山东青州地区则成为丝绸之路上东方最大的货源。并成为牵制东西丝绸贸易的枢纽,此地丝绸的好坏,多寡直接牵动着泱泱大国的经济命脉。
  山东青州作为一处盛产丝绸重要基地,不光影响着唐代的经济,也制约了着唐朝的国力。由于隋炀帝三次东征高丽都经过青州地区,给青州地区的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影响了丝绸业长足的发展。
  唐太宗以史为鉴,果断地采取了优抚政策,建立了安东都护府,并开始由陆路经过山东青州向日本派遣使团,多达十几次,前期史团僧侣团所走的路线,都是从长安出发,沿丝绸之路到青州,在青州的驿馆,做长期的休整,再登舟去日本。当时青州有“四大夷馆”:高丽院,新罗院等。这些措施有力地保证和促进了青州作为丝绸之路源头应起的作用。

九、青州丝绸集长安

凿开丝绸之路,是西汉政府富国强兵的的国策。也使源头青州的丝绸不断涌向长安。因为当时楚汉之争刚刚结束,经过多年的战争,国库空虚,不堪抵御匈奴的南侵。为了谋求和平,在“和亲”、“怀柔”的政策下,也将大量的丝绸、美女赠给匈奴。
  同时,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鼓励分封各地的亲王,大力养马,经过一场“白登之围”,才深感缺少良马的重要性。为此西汉政府积极谋求良马,“天子好宛马、使者相望于道。”而良马惟有遥远的西域大宛才有。因此,赠送去的礼物最好莫过于丝绸,最多也莫过于丝绸。也正因为丝绸是汉王朝的独家产品。
为了加大丝绸的供给,汉王朝在扶植青州丝绸业发展的同时,也向青州地区修建了一条比较快捷的通道。其实这条通道在秦始皇时已经开始修建了。这是一条由咸阳出发,直达燕齐的弛道,成为一条主要的干道。
  还有一条向南直达吴楚。另外又修建了一条由咸阳向北延伸的直道,直通九原,全长900多公里,加强了对东方的统治,加大了对丝绸的索取。这条贯通东西的直路,为后来的青州作为丝绸之路的主要源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到汉朝初,政府为了加强青州地区丝绸的运输量,又连续修建通向青州地区运输丝绸的干道:“一条可称为北路,由今西安(长安)东北出发,自蒲津关渡河,北上经太原、石家庄,东南行至济南(到青州);一条可称为中路,由长安出发,东过潼关、三门峡、洛阳直抵定陶,由定陶东去兖洲,到济南一带东去,抵淄博、青州等地,这是丝绸之路的主干线;第三条可称为南路,此路自长安到洛阳与中路重合,然后自洛阳东去,经郑州、开封、商丘抵徐州,再由徐州一带东北行,抵山东(青州一带)的莒县、诸城。”(《丝绸之路探源》)三条路虽几经辗转最后都是进入青州地区,这就说明秦汉时期,古青州是丝绸之路的主要源头。
  至此,青州地区的丝绸才正式改源为流,成为丝绸之路长安以东,最早最重要的源头。齐涛语:“临淄商业繁荣……我们还是沿着这条丝绸之路继续东去,前往这条干线的起点——青州。淄博到青州不足百里,但这儿却称得上古代丝织业的心脏地带。”他又说:“东部丝绸之路的中线穿越了山东主要的两个丝绸产地,即山  东中部的淄、青与鲁西南,这条线路也就成为丝绸之路的主源,汉唐山东地区大部分的丝绸由此运走。”
  为了准确地说明青州就是丝绸之路的源头,我们还可以列举几个丝绸之路出土的古文物。
  1.在甘肃武磨咀子,曾出土有一幅漆纚冠,临淄齐三服官的产品,这是官方手工业产品出现在丝路上的代表。(《汉唐间丝绸之路上的丝绸贸易》)
  2.绨,《急就篇》说:“绨,厚缯之滑泽者也,”这种丝织物是汉代青州地区的特产。在丝绸之路上的重镇高昌附近,就出土过这样种青州的特产。当时出土物为赤绨、平纺,每平方厘米的经纬支数是18x18支。
  3.绮是一种在平纹的丝织面上提织出斜花纹的提花织物,原产地在青州地区。1959年,在尼雅古城就出土了东汉时期的一块裙子残片,其花纹为黄色菱形纹提花的绮。如此这样的出土文物还有很多,但这只是漫漫丝绸古道上遗留下来的千万分之一。
  当时青州提供给汉王室的丝织品总数虽没有记载,但可以查阅《史记》汉王朝赠给外域丝织品的一组数据,便可以推算出来青州地区输出丝织品数量的多寡。
这些对匈奴的赏赐并非特例,对其他国家来朝的也是如此。“公元前65年,龟兹使团来朝,赏绮绣杂缯数万匹。”为了开通西域,赏赐来使送出去的又何止这些。
张骞每次出使西域,都携带着大量的丝绸,牛羊过万,以至于“乌孙王看到汉使气派大,礼物丰厚”才答应回使汉朝。
  张骞因为出使西域成功,汉武帝给他大量的赏赐,并封官进爵,引出众多的效仿者。 司马迁《大宛列传》中:自博望侯(张骞)开通外国的通道得到尊贵,此后,吏卒们争相上书称外国的奇怪事情与利害,请求出使。他们带去的资金与张骞相当,十分可观。张骞凿通西域后,来往的使臣也越来越多,《大宛列传》:那些出使外国的使团,大者数百人,小者百余人,所携带的物品与博望侯一样……大概一年中派出的使团多者十余起,少者无六起。以至于《汉后书》这样说:“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
  可以想象,那些或大或小的驼队马队,都聚集于长安,等待着装载丝绸等物品。其景象尉为壮观。这样一条贯通东西的丝绸之路,其起点被认定是长安是很有道理的,因为长安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而山东的腹地青州丝绸绝大部分云集长安,则有力地说明了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

十、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

最后看两张地图,可以最后得出有力的观点: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
  西汉初年,北方游牧民族匈奴构成了汉政权最大的威胁。经过六七十年的修养生息,西汉强盛起来,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欲联合其他民族打败匈奴。后代学者无不视张骞为丝绸之路的开拓者。从此,中国内地和中亚及欧洲的经济文化交流通道打开。中原地区有了以前从未见过的物种,中华文明的血液也注入了中亚各国的文化之中。从《丝绸之路线路图》可以看出,中国的丝绸之路是从长安出发,经过河西走廊、阳关(玉门关)、西域(新疆)、安息(伊朗)到达大秦(罗马帝国)。

             

               丝绸之路路线图                        丝绸之路主源图

然后请看齐涛的《丝绸之路探源》中的《丝绸之路主源图》,从早已定论的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向东溯源,经过今年4月学术界才认定的另一起点洛阳,继续溯源经过千山万水到济南,最后到青州,恰好连成一条通道,而青州又是桑蚕的故乡,如果说西安和洛阳的起点的霸主地位是从青州大量供货而奠定的,那么青州就是名副其实的、陆上丝绸之路的源头,这一观点实在有望被专家和学者定论。现在已经引起很多学者和专家的普遍关注。
  再看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丝绸之路主源图》由青州向东通向日本、朝鲜,还可以通过历史资料和出土的实物来考察青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源头。广州、宁波、泉州、合浦、徐闻一直在争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地位,他们是否也有可能像陆上丝绸之路源头多元论的说法那样是个集散地,需要青州提供充足的货源?这样,青州仍是名副其实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这一说法也有望通过大量缜密的考察来证明。
由以上诸多的出土实物、地图和典籍可以得出结论,青州是古丝绸之路的源头。
  丝绸之路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天路。他爱华夏的子民,同时赐给中国南北两个贸易通道——北方的丝绸之路和南方的茶马古道。这是两条通向富庶美好的路,使东西方交融,使世界更加和谐美好。这两条路为沟通东西方的贸易与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丝绸之路意义重大,将古代亚洲、欧洲和非洲的古文明紧密连接在一起,将中国的造纸、印刷、火药、指南针等四大发明,养蚕丝织技术以及绚丽多彩的丝绸产品、茶叶、瓷器等传送到了世界各地。同时,中外商人通过丝绸之路,将中亚的汗血马、葡萄,印度的佛教、音乐,西亚的乐器、天文学,美洲的棉花、烟草等输入中国,东西方文明在交流融合中不断发展,增加新鲜的血液。在推动世界经济贸易的历史中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
  回首丝绸之路的往昔,绵绵不绝的丝绸,编织着古青州的文明。翘首未来,仿佛听见采桑女在青州大地轻轻歌唱。
那是我们的蚕神嫘祖妃,她临风而立,衣袂飘飘,晓歌夜行,日夜兼程。沿古老的丝绸之路,奔赴古老的青州大地,来丝绸之路的源头一睹勤劳、智慧的青州人民,  见证着青州人民建立富庶、美好、和谐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