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报道 > 详细信息

为什么走进56个民族?

发布时间:2013-08-14

无论是对于《齐鲁周刊》还是对于中国新闻界来说,2001年8月9日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上午10:30,中华民族博物院门前简短而热烈的新闻发布会暨壮行仪式之后,我们四位青年记者驾着贴满“《齐鲁周刊》主办大型新闻采访活动”等醒目字样的三菱越野吉普上路了。

这一刻起,我们策划已久的这次中国记者首次全程民族文化新闻考察活动——“走进五十六个民族家庭”正式拉开了帷幕。

这不是一次轻松愉快的旅游,不是一次神秘刺激的探险,而是一次充满真诚的亲情交流,一次认真深入的文化探索。

国家民委的一位领导同志说:在中国,还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把56个民族全部走访到,余纯顺有这个志向,但功败垂成。民委专门搞民族工作的同志也没有全部拜访56个民族的,甚至一口气说全56个民族的,也没有几个人。这说明,我们的民族意识还有待提高,在这种情形下,《齐鲁周刊》对各民族及其文化的关注,无疑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中国记者协会主席邵华泽同志得悉我们活动的宗旨后十分激动,说“这次新闻考察活动创意非常好,想不到是由山东的齐鲁周刊主办的。”他欣然为我们题写了活动名称,并以一个老新闻工作者的身份预祝活动圆满成功收获丰硕。

正在进行“重走郑和路”跨洋采访的著名记者范春歌专门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她说,一次远行如果没有文化上的思索和探求,至多是一次体力的拚搏。你们能够踏踏实实,不光用腿在走,而且用眼睛、用脑子在走,我相信会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收获。

现代社会越来越物质化,我们身边充斥着钢筋、水泥、电波、商品、广告、推土机和炸药,每天匆匆奔忙后,报纸电视成了我们消谴的一个部分。在这个物质化的社会中,媒体是功利的,喜欢突发性的重大新闻、热衷于“炒作”。因此就有人看不懂了:《齐鲁周刊》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用长达两年的时间来关注并不是热门话题的“民族文化”?

《齐鲁周刊》总编辑张慧萍女士的一段话值得回味: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华民族是个大家庭,56个民族各具特色、丰富多彩的文化共同构成博大精深灿烂无比的中华文明,这是全世界全人类最为珍贵的财富之一。但勿庸置疑的是,随着时代发展,市场经济的繁荣,特别是西部大开发进程的加快,各民族文化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必须加强对民族文化尤其是少数民族文化的关注和重视。作为社会文化的载体,媒体有这个责任。

一年前,我把这一构想说给白岩松听时,他有些激动:“在一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一个少数民族文化的消亡,以我家为例,我爷爷是牧区正宗的牧民,一句汉话听不懂;我爸爸是牧区第一个大学生,汉话蒙话说得一样好;我出生在城市,蒙古族习惯已经很少了;我儿子生在镇江,活脱脱是个小汉人了,老爷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游牧生涯对他来说,比天书还难读懂。只用四代,蒙族的文化就在我们这个家庭中消亡了,其他家庭同样也面临这样的局面。因此,我说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活动。”

就在前不久,中央电视台的民族栏目《中华民族》的总主持人焦建成对我说:“我们一说起少数民族来,总会联想到老少边穷四个字。少数民族自已也有痛切体会,现在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排他,而是排我:认为自己的文化是落后的,于是把很多不该丢弃的给丢弃了。如果你们这次活动能让一部分人对少数民族文化重视起来,就功莫大焉!”

为什么要走进一个个家庭?

我想,尽管两年时间对于一个媒体行为来说已经足够长,但作为对民族文化的关注,显然还是太过苍促。既便两年时间研究一个民族,也不可能成为专家。我们其实是在寻找记者和学者中间的一个契合点,寻找大众和传媒之间的契合点。因此,这个点一定得是非常生动的、鲜活的,这个故事是要有可读性的,这样才能吸引大众,引起大家对民族文化和少数民族生存状态的关注。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组成部分,是最鲜活的细胞,透过一个家庭可以看一个国家,看一个社会,当然也可以看一个民族。因为我们所走入的这个家庭不是孤立的,它置身于一个社会的大背景中,一个时代发展的大背景中,一个民族文化的大背景中,它所在的小环境(村、镇、县),该民族文化氛围在全国应该是最有代表性的。通过解读这个家庭故事,可以一叶知秋地了解该民族的文化。

我们要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走入这一个个家庭?

当然不应该是猎奇。

其实这样的采访或者说是拜访已经很多了,只是规模和时间上的区别。越来越多的人行走在祖国大地上,用目光、笔触和相机对准一处处风格迥异的人文景观,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民族村寨,吸引一些好奇的目光,博得几声喝彩。一位资深记者告诉我:你看到照片上的惠安女的形象,其实都是摄影者们花钱请她们穿上那种衣服摆出来的,其实,生活中的惠安女除了中老年的外,基本上已经不穿那样的衣服了。这种心态就是猎奇。越来越多的行者和记者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往“老少边穷”地区跑,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希望拍到这样的场景:少数民族同胞身穿传统民族服装(越旧越好),住在石屋竹楼里(起破越好),打柴挑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刀耕火种,歌舞祭祀,甚至希望拍到一些有震撼力和冲击力的穷困落魄的场景。

一说起民族文化,很多人都想到以上这些场景。的确,这也是民族文化,但充其量只是民族文化的壳。民族文化的内核,应该存在于每一个民族家庭、每一个家庭成员平淡生活中的常态,既原生状态中。保留是一种状态,发展也是一种状态。认为少数民族兄弟总是穿着很不方便的长袍厚靴就是民族文化,否则就认为是文化的破坏,这种态度其实是一种苛求。汉族不是也有过胡服骑射吗?各民族在融合中发展,在发展中进步,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进入一个个家庭,我们的态度是尊敬的,同时也是悄然的。我们没有资格指手划脚,我们能做的只是记录,记录下此时此地此家此户的生活状态。

我们是读者伸向各个民族的眼睛,我们以人文关怀的态度接近我们的同胞,记录这一个个家庭中真实的故事。

注:为了让更多的朋友与我们一起体验和认识56个民族,2003年,搜狐网特别与齐鲁周刊联合续推“走进56个民族家庭”大型系列文化考察活动,并长期独家连载报道,欢迎广大朋友积极关注,并为考察人员提供建议和帮助。

( 2003/1/21 齐鲁周刊 本刊特约记者 施晓亮 原文链接:http://news.sohu.com/50/55/news205885550.shtml

网站介绍 | 版权声明 | 合作联盟 | 案例展示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2-2014 中华村寨网 www.56cunzhai.com 合作与商务咨询(点击了解合作详情)

关注大美村寨
一起美 一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