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关注

微信关注

"大美村寨行"微信二维码

微信号:dameicunzhaixing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摄影:大美村寨行 刘伟 娄平 施晓亮 版权作品 请勿转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大美村寨行•贵州季”的第七站是“从江岜沙苗寨”。枪是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 大美村寨行 贵州季 从江岜江苗寨 岜沙枪手 非遗村寨

国家民委指导的大型文化项目——“美丽中国梦•大美村寨行”,联合腾讯网(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腾讯公益、腾讯图片、腾讯微视等)、旅游卫视、中华村寨网等全国知名媒体共同行动,搭建全社会参与的开放公益平台,10年坚持,深入中国最美的民族特色村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让世界知道一个真实的美丽中国,共同保护中国(世界)文化的多样性。

2013年11月中旬,“大美村寨行•贵州季(1)”正式启行,先期走访贵州苗族、侗族、瑶族、革家等民族特色村寨,并进行宣传推广和公益助力。“岜沙苗寨”是“大美村寨行•贵州季(1)的第七站,采访组除了对岜沙苗寨进行了整体走访,还同期组织策划开展了“村寨风情”“车行村寨”“村寨游学”“村寨代言人”“非遗村寨”“寻根村寨”等子项目,并对岜沙苗寨进行了深度的文化考察,策划制作“岜沙苗寨——一个让人崇敬的部落”“大美村寨行——从江岜沙苗寨行”两个总专题,以及“岜沙汉子”“岜沙女人”“岜沙枪手”“岜沙树崇拜”“岜沙礼制”“岜沙歌舞”“岜沙礼制”“岜沙婚仪”“岜沙商约”“岜沙摄照”等子专题,从多个层面取得良好采访效果。

岜沙,在“苗语”中是指“草木繁多”的意思,这个村寨是一个纯苗族村寨,全村共5个寨子16个村民组,坐落在中国贵州省从江县海拔550米的山坳上,距省城贵阳480多公里,在从江县丙妹镇西南面7.5公里处。全村至今还保留有浓郁的古代遗风和古老的生产方式,他们以稻作为主,狩猎为伴。岜沙苗寨箐黑林密,鸟道蚕丛,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千百年来极少有外人进入,被誉为“苗族文化的活化石”

岜沙苗人在自己的这片古朴、宁静的天地中,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承袭着生命,一代又一代,坚守着自己的传统,守护着几千年未断的传统。最重要的是,芭沙人所保持的众多民族文化传统,多是一种积极正能量的,比如,礼制迎客、爱树护树、婚姻自由、婚仪简约、利益均分等等很多方面。芭沙人以及整个芭沙苗寨,不仅仅是“苗族文化的活化石”,不仅仅是一个神秘部落,也不仅仅是科考游、修学游、体验游、休闲游的理想目的地,他们更是一个让世人尊敬乃至崇敬的部落!所有去芭沙苗寨的人,应是带着一种崇敬之心,带着一种学习的精神去,保持这份诚挚之心,相信每一个去过的人都会有一种极大的身心收获!

枪是阳光下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所以,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

岜沙人的枪,是一种射程只有20多米的火药枪。最初,岜沙苗人的老祖宗是为了打猎防身,猎物食用。后来,则是为了防止邻省区边境上一个有偷盗恶习的村子的人来偷牛。火枪还有“礼炮”的功能,凡重大节日庆典岜沙人都会用它朝天空放。鸣火枪的巨响能直入人心,那庄重热烈的气氛远不是锣鼓鞭炮之类所能及。岜沙人特别珍惜老枪,谁如果有老祖父、曾祖父留下的枪,就像拥有传家宝一样地被枪手们羡慕不已。据说,在约15年前,岜沙人还是以狩猎为生。政府在禁猎缴枪时,岜沙人死活不交,颇有人在枪在的气势。政府考虑到岜沙人的特殊情况,破例同意他们保留枪支,但不准打野生动物。男性村民不管大小,大都持有火药猎枪,主要在迎宾和民族表演等活动时使用。 >>>[ “岜沙苗寨——一个让人崇敬的部落”总专题 ] [ “大美村寨行——从江岜沙苗寨行”专题 ] [ 查看更多“岜沙苗寨”介绍 ] [ 腾讯“中国人的一天”:岜沙男神“火枪手” ] [ 我要说两句 ] [ “黄平谷陇大寨行(苗寨)”专题 ] [ “黄平望坝革家寨行”专题 ] [ “雷山西江千户苗寨行”专题 ] [ “雷山郎德上寨行”专题 ] [ “从江小黄侗寨行”专题 ] [ “从江高华瑶寨行”专题 ] [ “从江岜沙苗寨行”专题 ] [ “村寨游学”总专题 ] [ “村寨游学(1)”第一站 ] [ “村寨游学(1)”第二站 ] [ “村寨游学(1)”第三站 ] [ “村寨游学(1)”第四站 ] [ “村寨游学(1)”第五站 ] [ “村寨游学(1)”第六站 ] [ “村寨游学(1)”第七站 ] [ “贵州季”专题 ] [ “大美村寨行”总专题 ] [ “明星回家乡”专题 ] [ “阿幼朵回家”视频 ] [ “大美村寨志愿行”专题 ] [ “寻根村寨”专题 ] [ “民族好声音、好故事、好风情”互动征集专题 ] [ CCTV新闻 ] [ 视频宣传片 1] [ 宣传片2 ] [ 媒体报道 ] [ 江家福主任题词 ] [ 李晋有会长题词 ] [ 腾讯“中国人的一天”:阿幼朵回家乡 ] [ 腾讯“中国人的一天”:村寨游学 ] [ 腾讯“中国人的一天”:瑶族传承人 ] [ 腾讯“中国人的一天”:56村寨寨主16年圆梦 ] [ 我,我们,到大美村寨,看最美中国 ] [ 全国征集“大美村寨行”随行志愿者 ]

扫微信赢村寨行
全免费参与机会